地球叛軍

做為一個定時自我餵食日本生肉動漫、JPRG的中年宅,各種奇幻設定早已見怪不怪。只要情感邏輯合拍,再獵奇展開都不是甚麼問題。

樂透迷思

另一個奇怪的點是,叛軍深信「人類邪惡無解」,只能依靠高等外星人的介入,才能徹底解決問題。這群「精英」掉入典型的樂透迷思,一種迷信全能銀彈的誤區。

文明迷思

再說,到底基於什麼理由,會相信科技更先進的外星人,就天生自帶和平屬性,硬是比粗鄙原始的人類更懂得善待地球?我的印象中,倒是更多「永續經營」的原始部落和「短視近利」的現代文明。

「如果他們能夠跨越星際來到我們的世界,說明他們的科學已經發展到相當的高度,一個科學如此昌明的社會,必然擁有更高的文明和道德水準。」「你認為這個結論,本身科學嗎?」「……」

好設定送你上天堂

雖然貌似一陣diss,整體而言,我還是挺喜歡《三體》各種騷設定。嫌貨才是買貨人,只有好東西才值得雕琢和曝光,真的一無是處的書,其實不值得花幾小時寫文章diss。

在實際操作上,我們不可能一邊直視對方雙眼一邊殺掉對方。一如大部分人如果被迫宰掉一頭牛就會立刻變成素食者,大部分士兵在敵人靠太近時就會變成因道德因素而拒絕服兵役者。當歷史學家開始訪問二戰老兵時,他們發現超過一半的人從沒殺過人,而大部分的死傷都是極少數士兵的戰果。在美國空軍,少於1%的戰鬥機駕駛包辦了幾乎40%的擊毀飛機。大部分的飛行員「從來沒把任何人打下來過,或者連試都沒試過」
美國南北戰爭最激烈時的1863年蓋茲堡戰役。有人檢查了兩萬七千五百七十四挺從戰場上取回的火槍,發現還裝有子彈的槍枝比例達到了驚人的90%。還有更怪的。有一萬兩千把火槍裝了兩份彈藥,其中一半還超過三份。士兵都知道,火槍設計成那樣,就是要用來一次噴發出一顆彈丸。所以他們到底在幹嘛?要到很久之後,歷史學家才弄明白:給槍裝填彈藥是不開槍的完美藉口。如果不巧已經裝好的話,這個嘛,你在裝一次就是了。不然就在裝嘛。1815年的滑鐵盧戰役和1916年的索姆河戰役中,由士兵使用刺刀造成的傷者都不到1%。就如一位歷史學家所言:不管是雙方哪一邊的人,通常都會在刺刀肉搏前想起別的地方有一場很急的約會得去。
人是馴化的猿。幾萬年來,最善良的人類有最多孩子。簡單來說,我們這物種的演化,是取決於「最友善者生存」

自我馴化的人類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很難解釋:無論是腦容量和肌肉量都屌打智人、基礎數值根本人中呂布的尼安德塔人,為什麼天擇下淘汰、完敗給智人了呢?作者以為,關鍵在於智人擁有的逆天特質:社交。

經濟學探討的是人們如何做出選擇;社會學則是探討人們如何別無選擇。

「教養」加「經濟學」碰出新滋味。

談到教養,誘因是至關重要的因素。

being able to act intelligently and instinctively in the moment is possible only after a long and rigorous course of education and experience.
The key to good decision making is not knowledge. It is understanding. We are swimming in the former. We are desperately lacking in the latter.

選擇困難

別無選擇令人痛苦,選擇放題一樣折磨。選擇的多寡有個甜蜜點,過猶不及。畢竟選擇意味著放棄、意味著支付機會成本,增加選擇所帶來的心理負擔其實指數成長。

30% of those who stopped by the 6-choice booth ended up buying some jam, while only 3% of those who stopped by the bigger booth bought anything.

號稱固若金湯,九個世紀以來一直是基督教世界首都的君士坦丁堡,終於還是淪陷了。倖存的藝術品主要是被慧眼獨具的威尼斯人搶走。現在擺在威尼斯聖馬可教堂正面的青銅駟馬像,最早是羅馬尼祿皇帝用在凱旋門上的裝飾,後來被帶到君士坦丁堡點綴競技場的大門。今日若要了解拜占庭文明的最佳場所,全世界各地首推威尼斯莫屬。
威尼斯的統治階級深知,對於一個人口只有十到十五萬的國家,即使一次飢荒都是存亡的致命傷。管理國營小麥倉庫的官員每個月不僅要將正確的庫存量,以及能夠養活所有人口的糧食天數做一次報告,還必須想辦法將小麥存量確保在委員會規定的最低限度以上。靠著這樣縝密的思慮,威尼斯因此一次饑荒也沒有。

刻意設計的兼容並蓄

一次全盛是因緣際會,重複多次卻是有意識的努力換來的成果。
所謂的現實主義,並非與現實妥協,而是與現實抗爭後,開拓出生路的一種生活方式。威尼斯後來把獨佔君士坦丁堡的好處與在敘利亞及巴勒斯坦所受到的損害,做了一番衡量,覺得繼續排除對手不見得比較有利,1206年便率先讓比薩商人進入市場,1218年又許可熱那亞人入境通商。
選舉人才時最讓人感到為難的就是,那些讓人不放心的,卻也偏偏也是在政治和軍事上有卓越功勳,並且在擔任元首後,的確為共和國做出深遠貢獻的人。儘管維塔二世在經濟面的確做出許多貢獻,但他沒有與元首輔佐官商量便擅自與拜占庭帝國皇帝簽訂協約的舉動,明顯違反了元首的義務。雖然立刻發表退隱聲明,卻仍於事無補,就在他準備退隱的修道院前,元首米凱二世遭到殺害。
船上的決策也不會交由船長獨斷,一般就會由船長、船主(也是商人),以及船上商人所選出的兩名代表,採行四人協商制。元首和其他委員一樣只有一票。在共和國國會裡是兩千票中的一票;在元老院決議時,是兩百票的一票;就連最機密的決議場合「十人委員會」,也不過是十七票中的一票。元首的意志,份量僅止於此。國會的成員改為世襲制,等於培育了政治上的專業階級,成功地壓制個人野心,以及容易與個人野心相結合的群眾暴力。威尼斯成為了貴族制的共和國,一種立憲政體。
威尼斯不僅了解大企業獨佔終將導致全國經濟的僵化,並且認為若要防止這類事情的發生,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中小企業擁有健全的商業活動。尤其耐人尋味的是,了解並將這個道理付諸實行的,竟然是掌握政府實權的大商人們,而這也是允許大商人獨霸的熱那亞和佛羅倫斯形成了強烈對比。國有船隊「慕達」採投標制,由法律規定得標者收取運費的上下限,避免得標者哄抬價格,排除異己,獨佔貨物載運的配額;負責監視船隻的船隊長也是由政府任命。這項制度對於防止財力雄厚的大商人獨霸頗具成效。
但丁曾經將他的祖國佛羅倫斯共和國比喻成受不了痛苦,老是輾轉反側的病人。但熱那亞共和國政變的激烈程度,其實並不亞於佛羅倫斯。威尼斯人都知道,本身的利益和國家利益一致。在威尼斯共和國一千多年的歷史中,只發生過兩次反政府運動。

騎士精神

威尼斯的秘密聽起來一點都不複雜,卻很難做到。因為威尼斯人除了理性自私的商人本色外,同時兼具利他的榮譽精神。

威尼斯貴族的特權只有一項:參與國家政治而已。在稅制方面,貴族同樣也沒有特殊待遇。他們享受唯一的特權與身為貴族階級的榮譽,其代價就是:率先守法、率先納稅,以及率先站在戰爭最前線。元首便曾對封鎖中糧食不足的人民這麼說:「到貴族家去,他們會將僅有的麵包分一半給你們」事實上,貴族們也真的這麼做了。貴族們各盡自己的義務。老元首身先士卒,貴族也都留在最前線,而同一群人也正是因購買鉅額政府公債而在經濟上遭受重創的人。

搓圓捏扁的民主

和過去的獨裁者不同,進化後的獨裁者不會隨便開大決、使出坦克輾壓等無差別攻擊,引起全球輿論撻伐。聰明的獨裁者會裝模作樣的維持民主的假象。諸如選舉、反對黨和依法行事,一應俱全、應有盡有!

反對黨不斷地抗議之後,委內瑞拉政府終於在選舉的八天之前,公布了新的選區地圖。
在最糟糕的案例中,反對黨成為獨裁政權的衍生物,成為政府的遮羞布,遮掩它真正的專制面貌。被政府收編的反對黨領袖,因此成為專制體制中的重要一員。絕大多數的反對黨人都已經進入舒服的養老狀態。他們把大部分的時間用來痛罵同屬反對陣營的另一個政黨。
今日最有效率的獨裁者不再強行逮捕人權團體成員,而是派出稅吏或者衛生局官員讓反對團體關門大吉。法律、規定、程序法都可以變成獨裁者的工具,有效地讓反對人士噤聲,因為這些武器看起來正當、沒有政治色彩又客觀。

嘲諷點滿的民主鬥士

面對進化的獨裁者,民主鬥士的最佳武器不是暴力革命或示威遊行。而是各種和平的非暴力手段,包含罷工、集結散步,以及最重要:嘲諷。

幽默是很有威力的武器。委內瑞拉是以生產環球小姐著名的國家,所以我們很重視我們的委內瑞拉小姐。所以學生們畫了一張未來的委國小姐圖片,顯示的是一個不想放棄后冠的老小姐。萬一真正的委內瑞拉小姐只想霸住后冠不放,一戴就是十五年會怎麼樣呢?
查維茲與他的支持者也使出專制政權慣用的伎倆,開始聲稱這些學生是美國中情局派來的特務。所以學生們跑到某國營銀行的外面示威。我們在銀行外面抗議,說政府積欠我們美國中情局的錢。這舉動讓人們明白,我們的政府有多蠢。我們不跟他們對幹,而是嘲笑他們。
用幽默與嘲笑的手法來減低政權的權威感。製造出讓敵人左右為難的局面。讓警察左右為難。他們不能放任火雞繼續在大街上亂跑,那樣會汙辱總統夫人。但是他們也知道,警察在街上追著火雞跑,實在很像一群笨蛋。
民主運動就好像鯊魚,必須不斷游動才能維持生命。如果鯊魚停下來,鯊魚就死亡了。

誰是民、誰是主?

《獨裁者的進化》中最警世的一句話或許是:我們是自願被奴役的。

獨裁者事實上很需要被統治者的協助。換言之,人民假如不服從的話,統治者就沒辦法統治。任何統治者,即使是獨裁者,都是透過人民的同意才能落實統治。只要有足夠多的人收回他們的同意,獨裁者就不能繼續掌權。
年輕的俄國人經歷過國運走下波的1990年代…渴望俄國能夠再回到共產統治時代世界矚目的強權地位。2007年的一項民調顯示,有63%的俄國年輕人相信「蘇聯的解體是20世紀地緣政治上最大的災難」、89%的年輕人並不希望俄國發生橘色革命。他們不想要政治改革,反而希望俄羅斯強大、穩定、在世界舞台上呼風喚雨。

  • 和馬斯克見面30秒就被攆出去的趣事。
  • 以及簡單有力的核心宗旨:
優勢不僅限於有利條件,還關乎你是否能夠了解自己給別人的觀感(perception),不論別人的定見是否正確。一旦你了解定見的影響,並且學會如何把定見引導到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就能為自己創造優勢。創造優勢,就是你知道即使自己缺乏某些稟賦條件,但仍可為自己創造有利的條件。
「你以為我們是來提案的嗎?我們沒有要你的錢啦…你很有錢嗎?」我一邊說,一邊爆出連串笑聲。
因為我們創造了優勢,我們在美國最有錢有勢的人面前創造了優勢。

你差的,是改變定見的臨門一腳

人的世界少不了分類和標籤。一介亞裔女性,怎麼可能是紐約尼克隊的true fan。這是作者與一位創投家訪談時,遭遇的「先入為主」。

有時候,就是需要像Anthony Mason那樣蠻力在身後支持,才能鞏固位置。
這些處於劣勢者不直接回應刻板印象,而是接受這些錯誤歸因存在,再將其和自己能夠帶給對方的某種特質或優點連結起來。為了要導引、重新定位,我得從刻板印象著手,根據我身為亞洲女性的基線,以及他對亞洲女性行為的期望出發。然後,利用刻板印象做一些扭轉,以便重新定向。利用他人對你的偏見與刻板印象成為你的有利條件。導引對方以你希望的方式歸因。

強調自身的獨特軌跡

即將從博士班畢業,準備在學術研究領域中覓得一職的作者,也曾妄自菲薄。沒有名門大學護體、不曾在頂尖刊物上發表過論文,如此「不符標準」的產品,似乎很難受到頂尖大學的青睞。

「我的經歷不符合穩定向上軌跡模式,並未被某位著名人物收作門徒,精雕細琢一番,要去產出某類的作品、去展示這番苦功的成果。」「但就是這點造就你的與眾不同,這樣的經歷讓你獨特非凡。這就是你可能成為舞會皇后(吸引眾人目光)的原因。
要成為舞會皇后,說穿了就是要散發某種特殊的光環。我們得在他人面前畫出地圖,解釋你從何處來,將往何處去,藉此導引他人了解你的價值。我們太常試圖遵循他人的發展軌跡,把它當作通往成功的路線圖,並扭曲自己的經驗來符合標準軌跡。一旦你掌握了自己經歷的軌跡,就相當於搶在他們之前率先接管方向盤,並為他們建構先後順序。由你將他們錨定在你指定的方位,而不是任由他們建構對你的看法。要準確描述你的軌跡,就必須了解並接納你過去與當下面臨的劣勢、挑戰與障礙,以及你認知中自己正在行走的路線。
有一套影響別人如何理解你、評價你的方法。這才是關鍵。你可以無所怨懟的描述你的失敗、你的軌跡。這種軌跡呈現的是:每次失敗都是暫時的,不過是成功的休息站。描繪自身故事時不要迴避,要擁抱過去的所有經驗,包括你面對的劣勢、挑戰與障礙。你不該為過去哀嘆,應該把過去當成助你獲得有利條件的竅門。你的過去該要使你變得更好,而不是更糟。

If you were a mem …

正式教育是快速致富的敵人

《快速致富》反對正規教育。無論是文憑還是證照,都是快速致富的阻礙。

複利無法快速致富

複利增長聽起來很美麗,但緩不濟急。沒有個幾千萬的本金,要靠複利滾出財富自由,就是要拿三四十年來換。同時,還得求老天保佑投資標的能穩定成長、超越通膨,千萬別在用錢孔急的時候崩盤。

有錢人投資市場,是為了使收入和財富保值,不是為了創造財富。複利是我的工具和被動收入來源,但我不是依靠複利致富。

創業,哪次不創業

有的,是創業,或者更文謅謅的說:建立自己的體系。

做「自己喜愛的事」進行延伸,會有兩個危險之處:無法快速賺錢會減損喜好
有錢人是少數人,你想要成為其中一員,第一步驟就是要有生產者的思維。
大多數小企業的業主僅能在理財慢車道上做著小生意。他們的企業其實只是就業而已。

財富的定義

支持作者追求致富的理由非常庸俗直白:「擁有一台藍寶堅尼」,但作者對於富有的定義卻是異常的透明超然:

財富的組成要素是親密的人際關係、健康和自由,而不是物質的財產。
最頂級的財富是要有自由時間,能隨自己的喜好過日子。

有捨有得

無論是勤勤懇懇、量入為出的「理財慢車道」或是瘋狂疊代、密集創業燃燒出一筆資產的「致富快車道」,只要是適合自己的,就是好車道。就像人生一樣,你得靠自己摸索出全客製化的致富之路,無法外包,不能模仿。

我們購買任何事物,付出的代價不是一個,而是兩個:實際的金額因為需要工作而犧牲的自由時間

地衣能在太空存活,最強悍的地衣,迴旋環繞衣的存活力非常強。地衣樣本暴露在6,000 kilogray的伽馬射線中,卻無動於衷,這是美國食物滅菌標準計量的六倍,人類致死劑量的一萬兩千倍。倍增到12,000 kilogray的時候(這是水熊蟲致死劑量的2.5倍),地衣的生殖能力受損,但還是活了下來,繼續進行光合作用,沒有明顯的問題。
蟲黴會導致蠅類感染,受感染的蠅類會爬到高處,蠅類伸出口器進食的時候,真菌產生的一種黏膠,把蠅類黏在牠們碰到的任何表面上。真菌從蠅類身體富含脂肪的部分開始吃,最後是重要器官,等真菌吃完蠅類的身體,就會從蠅類背上伸出一根柄,把孢子噴向空中。這些真菌會感染蟬,使得蟬的下半身1/3分解,讓蟬從破碎的尾端排出團孢黴的孢子。
受感染的雄蟬(卡森稱之為「會飛的死亡鹽罐」)雖然生殖器早已分解,卻仍變得過動、性致勃勃,證明真菌可以熟練地調整蟬的退化。牠們雖然身軀正在腐爛,中央神經系統卻完好無缺。
殭屍真菌如何控制寄生昆蟲的心智?研究者發現真菌變成螞蟻體內的一個假體器官,佔據螞蟻身體。受感染的螞蟻生物量之中,高達40%是真菌。菌絲從頭到腳蜿蜒鑽過螞蟻的體腔,纏住螞蟻的肌纖維,透過互連的菌絲體網絡來協調螞蟻活動。然而,螞蟻的腦中居然沒有菌絲。

真菌發財法

不過,對於見錢眼開的我而言,真菌的經濟價值,才真的是令人眼睛一亮。除了常見的香菇、松茸、松露,或是有點壞壞的LSD迷幻藥外,真菌還能無中生有,點石成金。

雜食的鮑魚菇菌絲體可以吃用過的尿布,結實成可以食用的鮑魚菇。兩個月裡,餵給鮑魚菇的尿布重量搭約減少了85%,無真菌的對照組則只減少了5%。此外,產生的蕈類很健康,沒有人類疾病。菌絲體的緻密網絡甚至能用來過濾受汙染的水,移除感染性疾病(例如大腸桿菌),也能像海綿一樣吸收重金屬,芬蘭一家公司利用這種方法,從電子廢棄物中回收黃金。

森林的地下莊家

真菌和植物互通有無,互利共生。真菌固氮、分解礦物質,為植物提供生存必要的元素;作為交換,植物送上光合作用後的碳水化合物。這算是國民教育的常識。

菌根菌為植物提供了高達80%的氮,以及幾乎100%的磷。真菌也為植物提供其他至關緊要的養分,例如鋅和銅。真菌也會提供植物水分,幫助植物撐過乾旱。植物的回饋,則是把高達30%收穫的碳分配給菌根夥伴。
基爾斯和他的團隊讓一株菌根菌得到不均等的磷。結果出現了一些可辨識的模式。
菌絲體網絡中磷稀少的部分,植物會付出比較高的「代價」,植物為了換取一單位的磷,會提供更多的碳給真菌;在磷比較容易取得的地方,真菌的「匯率」就比較差。
磷的「代價」似乎取決於我們熟知的供需動態。
最意外的是真菌在網絡各處協調交易行為的方式。
真菌會運用動態的微管「馬達」,主動把磷從豐富的地方運送到稀少的地方,這麼一來,真菌就能用比較理想的匯率把更多的磷傳送給植物,而得到比較多的碳作為回報。
2016年發表的一則研究發現,每公頃的森林裡,透過真菌連結而在樹木間轉移的碳就有280公斤,占一公頃森林一年從大氣裡抽出的碳總量的4%。冷杉苗受到遮蔭的時候(限制了光合作用,剝奪冷杉苗的碳供應),從樺樹供應者得到的碳會比沒遮蔭的時候多。碳似乎在植物中往下流,從多處往少處移動。植物如果透過共享真菌網絡連結到受蚜蟲感染的植物,即使自己還沒遇到蚜蟲,揮發性防禦物質的產量還是會劇增。

系統的碎形

從微生物的角度看世界,總能帶來新的體悟。

我們通常把動、植物想成物質,但動、植物其實是系統,而物質不斷通過其中。

Ted's Memo

不甘平凡,又欲振乏力的迷途小書痴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